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中篇小说紫云楼的风月尘缘13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5-21
「中篇小说」紫云楼的风月尘缘 13

十三。

青凤的确感到疲惫,用双手撑着沉重的头,听火炉上煮的那壶电监会通报用户受电工程“三指定”治理抽查情况水咕咕咕地沸腾,她的眼神迷离,有种冷艳的光线,似乎永远缺乏温暖。青凤生活在自闭的内心里,她有爱,却是蒙胧的,她有恨,却不知要去恨谁?

一心之隔,心外是滚滚红尘,心内是苔湿如洗,一片寂然。她知道,从紫云楼甩手而去的那个青头瓜丁武,他的身上藏着一种东西,是她感到十分陌生的?虽然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可隐含着一丝丝的温暖,正慢慢靠近自己,并且支配着自己。青凤微微晃了晃头,让自己从思绪中走出来,可又走不出来,她太渴望那种久违的温暖了,尽管只是一瞬间,象闪电,触得心头麻酥酥的。

姐姐,外面有人等你。”小翠推门,探着头。青凤尚未醒神儿:哦—”起了身去迎客。

外面的人,还是那个青头瓜。小翠调皮地吐了一下舌头,扮了个鬼脸。青凤一愣,顿住了脚步,这个臭小子,他怎么又回来了?心里泛起一丝惊喜。暗自嘀咕了一句,念叨曹操,曹操就到。

小翠,让他稍等,我喊你时,再让他进来。青凤重新坐在梳妆镜前,匀了粉,涂了唇,描了眉,再细细地一瞧,这脸蛋儿,俏得愈发鲜亮,便嫣嫣一笑,冲着外面:小翠,有请客人。

丁武挑了门帘儿进来,垂手立在那里,脚没处放,手没处搁。

坐下吧,怎么又回来了?

有件事,想问问姐姐。问吧,凡是我知道的。青凤得意地笑。做好地震的提前预测工作姐姐,这座楼以前是二姨太的吧?

青凤瞧他充满疑惑的模样儿,顿时生发了一股本能的母性怜悯:那是俺娘,人已经走了。

青凤走到他的身边,默默地靠着他坐了下来。灯光从在界首市人民医院妇产科顶棚照下来,洒在地板上两个孤伶伶的影子,她下意识地伸出臂搭在他的肩上,就好象搭在一个虚无的影子上。

青凤细细地向丁武述说着这几年的无奈,对突然来到面前的丁武,当成了自己的弟弟,一点陌生感也没有,这可能就是缘吧。丁武听得心痛,泪忍了几回,又流了几回。他站起身来,解自己衣裳的纽扣,青凤却吓了一跳,这家伙不是把俺真瞧成了吧?

快满两年了,青凤以租房纳妓营业,做了名义上的,可她从不自卖自身。不是没有达官贵人想借机梳弄她,可是每遭袭身时,她总能巧与周旋个个化险,留住了干净的女儿身。<他总能发挥出极佳的水准。他是当之无愧的领袖/p>

丁武撩起外衣,又要解腰带。青凤一边退,一边捂着嘴儿,一脸慌乱的神情。

姐姐,俺给你带来了一百块银洋。”丁武把缠在腰上的钱袋子费事巴力地取了下来,递给了青凤。她这才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紧捂着自己的心窝子,娇嗔地骂了一句:臭小子啊,吓坏姐姐了。”丁武一愣,还不知这是哪儿跟哪儿的帐?青凤羞着彤红的脸儿,也不便跟他说明刚才失态的缘由,就让这个傻小子瞎猜去吧。

这次,青凤终算弄清楚了,义顺绣庄送来的年银是咋会事儿了。

夜已过半,青凤喊小翠先收拾一间屋子,让丁武今晚就住在这里,丁武一再推辞。他是个倔犟脾气,劝也没有用。天都这么黑了,你到哪里去住呀?青凤有些埋怨,也有些担心。

我在朋友家住,姐就放心吧。丁武其实哪儿都没有去,他心知自己必须在天放亮时离开烟台街,万不能让老熟人遇见。

他踽踽踱到海边,面朝着大海,慢慢跪下双膝,低着头:干爹,你是这片海,还是海就是您呀。在山里的日子,丁武一触及海,就念及自己的干爹,海与干爹融在一起。大海,在丁武的意识里是神性的,干爹在他的生命里是神性的。这个胶东的娃娃,已长成了一条有血性的汉子,他懂得知恩图报,是男人立命之本。

从沙滩上抓了一捧沙,装在口袋里,紧紧地捂着,就能感觉出干爹与他相伴随行了。离开这里吧,这里不属于自己的,也不属于干爹的,不知道它是属于谁的,这些好象都与干爹和自己无关。眼前的海,有太多的苦涩和咸腥气。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丁武瞧了一眼远处尚在睡梦中的紫云楼,他转过身走了,带着一丝丝的怅然,走得全无声息。

未完待续,后面更精彩。

怎样检查是否脑动脉硬化
合肥中医妇科医院
柳州治疗癫痫病费用
大庆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减肥药奥利司他胶囊
经量多有血块吃什么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