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代表帝玄天第八章坐地分赃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9-17

帝玄天 第八章 坐地分赃

frifeb2819:00:00cst2014

“开始吧,早点结束为好!”

阳昊天收回阴郁的目光,当啷轻响,右手在腰间一抹,寒芒闪烁间,一柄指许宽的奇形软剑耀人眼球。

叮铃铃!

楚紫芸毫不示弱,腰间白色纱巾急闪,清脆的响声宛若仙乐,单手微微一抖,幻化出无数波浪,向阳昊天席卷而去。

“顶级精兵――璨金玲!”

阳昊天面色微变,心下不敢怠慢,扭身想要脱离丝带尖端的金玲攻击范围。

但楚紫芸早已欺到近前,双手如蝴蝶翻舞,四五米宽的范围内,尽是其飘忽的身影与一条白玉般的丝带,叮铃铃作响中,将阳昊天的身影遮掩。

两者皆是外门弟子中的顶尖天才,不仅是功法相当,乃至用的兵器,都是与众不同,鲜少有人能够驾驭。

阳昊天手中的柳叶剑,同样是顶级精兵,挥舞间,银芒闪闪,宛若游龙,将周身防护的泼墨不进。

虽然锋锐无比,但对上云蚕丝织就的丝带,却难以割裂,两者胶着在一处,一时难分胜负。

一时间,众人被这如天外飞仙般的舞姿迷幻了双眼,从之前的震惊,陷入迷离。

“嘿嘿,胖爷来啦!”

庞文山不怀好意的扫过有些呆滞的吕氏兄弟,手中镔铁棍一甩,嗡然震响中,向两人兜头砸落。

“不好!”

察觉到异动,吕氏兄弟登时回神,身形交错间,双双侧身,想要闪过这一击。

但他们后知后觉,早已失了先机,更错估了庞文山棍速,霎时间来到面门处,来不及细想下,双手擎剑格挡。

当啷!

金铁交鸣,火星四溅,吕氏兄弟只觉一股大力从剑刃之上传来,双耳更是隐隐传来一阵刺痛,胸中气血翻腾,身形止不住的倒飞而出。

“撒手!”

得势不饶人,庞文山粗壮的小腿狠狠蹬地,瞬间跃起,单手一抡铁棍,猛然扫过两人手中长剑。

又是一阵脆响,吕氏兄弟手中的长剑登时抛飞而出,先两者一步落于地面,震颤不已。

“你突破了?”

噗通两声,吕氏兄弟面色难看的挣扎起身,嘴角与虎口处一抹血渍沁出。

“认不认输?”

庞文山丝毫没有以强胜弱的羞臊,反而一脸嚣张的手举铁棍直指两人。

“卑鄙!”

吕氏兄弟心下不甘,若是早知庞文山突破到内息境七层,说什么都不可能与之放对。

两人入门较晚,所学功法也颇低,若是与楚紫芸所学相同的话,以两者之间的魔气,足以硬撼七层境武者。

“切,真他娘的希皮!”

庞文山不屑的啐了一口,在他眼中,对方不过是只敢欺负弱小的孬种罢了。

若非突破到七层,何空明几人,也不会放心由他带队保护了,只不过还没有去内门兑换身份令牌与服饰罢了。

“赢了!”

南院一众弟子小声欢呼。

只不过,也有几人心下五味杂陈,李月蓉贝齿轻咬红唇,满目复杂。

陈松泰目中阴郁,有些忐忑,最终化作了一抹阴毒,不着痕迹的扫视了一眼黎晨。

正蹲坐在地,看楚紫芸与阳昊天起劲的黎晨,丝毫没有察觉到两者的异常。

嘭!

“好小子,隐藏的够深的!”

庞文山大大咧咧的坐在黎晨身畔,竖抱铁棍。

“庞师兄说笑了,陆师兄让我呢!”

黎晨龇牙咧嘴,不好意思的揉肩挠头,七层境武者的巴掌可不是吃素的。

“你小子不老实,不过,我喜欢,哈哈!”

庞文山嗤笑道。

“我可没那种嗜好!”

黎晨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嘴,登时愣住,心底一丝莫名的感触划过。

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如他,生怕行差踏错,引来麻烦,从未有过如此放松乃至放肆的言语。

“啊?哈哈哈!”一路看到

庞文山同样一愣,但瞬及仰首狂笑。

被其感染似得,黎晨嘴角翘起,多少年来的会心笑意,纵然是无数年后想起,他都会觉得心中暖暖。

这情形落在陈松泰眼中,登时让他心中嫉妒涌出,外门核心弟子,九成九都会进入内门,日后更会成为煅真境强者。

而以他快二十岁的年龄,不过五层境界,这辈子都可能无法踏入煅真境,每天喊一群‘小毛孩’师兄、师姐,早已让他心底充满了怨恨,乃至扭曲。

啷铃铃!

脆响划过,场中不断飘舞的白玉链带戛然而止,两道身影蓦然飘飞。

“哼!”

阳昊天闷哼出声,面色须臾不好看,眸中满是不甘之色,嘴角亦是有血渍,握剑的右手,更是微微颤抖。

其胸前衣衫赫然有一个碗口大小的破洞,内里露出一套金光闪闪的丝甲,略显狼狈。

反观楚紫芸,初具规模的胸脯微微鼓胀起伏,俏丽微白,但却无丝毫伤势,高下立判。

“你早晚是我的女人!”

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阳昊天脚下轻点的飘飞而出,闪入树林之中。

其心性高傲无比,但显然没有因一次失败而气馁,反而激起了心中斗志,以其天资,若是保持下去,将来必成大器。

“下次记得喊师姐!”

楚紫芸气的俏丽微红,嘴上毫不示弱。

远处身影一个踉跄,似是闷哼了一声,转瞬便消失不见。

“赢了!”

南院众弟子再度欢呼,阳昊天带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在这等天才面前,任谁都会自惭形秽。

杨丙龙三人见状,面色难看的扶起醒过来的陆鸿阳,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丹药、功法,狼狈而去。

这一次,不止是输了面子,更是亏大发了,尤其让他们暗恼的是,阳昊天不管不顾他们独自离去的行径。

这显然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更是没有把他们当自己人待。

“呼!”

楚紫芸暗松了口气,走到场中那一堆宝物之前。

众人见状,不由围了上来,屏住了呼吸,这一场比斗堪称豪赌。

要知道,纵然是七层境武者,也未必有这么多聚息丹,更遑论无比珍贵的人阶顶级武技了。

“你要什么?”

令众人诧异的是,楚紫芸竟然问起了黎晨。

庞文山双手抱着铁棍,好整以暇的看着,丝毫没有阻挡的意思。

“我......我想抄录一下这两部武技!”

黎晨挠了挠头,木讷的讪讪道。

他心底早已有了打算,对方给便好,不给也就算了,日后他自会凭实力获得所需。

对于妖核虽然极想再得到一枚,但他却不想在此时显露出来,有了这两份武技就不同了,实力必然可以翻新一个档次,六层之下绝对可以横着走。

甚至于,凭借惊人的肉身,碰上七层武者都可以一斗,足以让他在内息境不用为武技发愁。

“你倒是精明的很!”

再次出乎众人意料,楚紫芸只是看了他一眼,竟是想也不想的便同意下来,登时让他们羡慕不已,但却没人开口讨要。

毕竟,在这场比斗中,他们没有出力。

黎晨也不客气,俯身抓起两本册子,径直走到一旁,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径直翻看起来,并不时用随身携带的毛笔,记录一番。

剩下的就简单多了,庞文山拿走了自己的五瓶聚息丹,也同样与黎晨一般,要刻录一份武技,显然是要让楚紫芸。

对于地上的五瓶聚息丹,楚紫芸径直给每人分了一颗,剩下的装入囊袋之中。

众人得了一颗聚息丹,自然是皆大欢喜,口口声声欢呼着‘楚师姐’。

经过了这一变故,兼之在山林中忙碌了大半日,众人也是累了。

兼之刘子清受伤,不宜赶夜路,寻了处临近山泉的石壁裂缝,准备建造营地露宿山林。

地上那头足有数百斤重的妖猪,正好满足众人的口腹之欲。



开利空调维修费用
小孩吃东西不消化怎么办
铁岭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