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中国必须参加国际能源再分配能源分配公积金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12-04

中国必须参加国际能源再分配_能源,分配

6月8日,“基地”组织三号头目扎卡维身亡消息传出。国际市场原油期货价格应声下跌约1.7%,纽约、伦敦市场原油期货价格在两星期之内首次跌进70美元。

进入2006年,伊朗核问题、拉美的“石油革命”、尼日利亚等非洲产油国的国内冲突都在刺激国际油价的不断冲高,国际原油供应加重不确定。

而这些国家和地区正是或者正处于中国大力推进石油业{TodayHot}“走出去”而设定的战略区。

由于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中国正不断加大原油进口力度,寻求新的原油供应渠道。

如何保证我国原油进口的稳定?中国的能源安全战略是否需要改变?如何应对国际复杂的局势?

夏义善,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办公室专家组成员,中国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他在国内最早提出“能源外交”。曾参加中苏边界谈判、多边裁军谈判等国家间谈判。

近日,夏义善接受本报专访。他强调,中国应建立新的国际能源安全观。“能源安全是各个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一个国家没有办法解决”。

高油价的状况还会持续

《21世纪》:今年以来油价受国际局势影响很大。中国正不断加大原油进口,在石油安全方面是否存在问题越来越严重?

夏义善:目前的情形相当不利。现在资源绝大多数来源于中东和非洲,最安全、最有利的份额油比例很低,不到进口总量的20%;外来石油90%靠海上运输,主要通过马六甲海峡和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海盗猖獗,有恐怖势力的潜在危险;油价高涨对中国也是重大威胁,和前年的400多亿{HotTag}美元相比,去年进口量没什么增长,但花费涨了接近30%。

《21世纪》:目前持续的油价高涨对中国经济影响很大?

夏义善:高油价对于经济影响是很严重的,有人认为是第四次能源危机的到来。2004年美国受油价上涨因素,GDP减少0.7%,中国去年因高油价因素GDP减少了0.4%-0.6%。

不过,每次能源危机中,全球经济都发生衰退,但这一次例外,主要原因是中国、美国等大国的增长势头强劲。

《21世纪》:高油价的状况会有所改观吗?6月8日的纽约期货行情跌进了70美元。

夏义善:原来有一种说法,不管怎么增加勘探、开发,油价都会往上涨。我认为那种每桶10美元的低油价时代已经过去。那么抑制油价上涨的根本因素是什么呢?是勘探、开发的投入?这方面的投入尚不足以抑制油价的上涨。我个人估计,由于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开发尚需一段时间,在3至5年内,这种状况还会继续维持。

能源关乎发展权

《21世纪》:对于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来说,能源形势是不是很严峻?

夏义善:中国总体能源对外依赖度为7%,但石油形势严峻。

目前,我国石油对外依存达到42%。预计到2010年,我国石油对外依赖度要超过50%,到2020年,对外依赖度将达到60%-70%,跟目前的印度相仿。

《21世纪》:高油价已经对各个国家间能源外交的格局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中国该怎么应对?

夏义善:目前一些石油进口国难以抵挡高油价的冲击;而一些石油出口国不仅提高了经济实力,更抬高了自己的外交地位。在外交事务中,甚至敢于向美国等这样的大国抵抗,比如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所以,中国必须参加国际能源再分配。

《21世纪》:但是,中国在参加国际能源再分配时,遭到了西方国家的质疑。比如在非洲投资,很多是选择西方石油公司不愿意涉足的国家,这些国家的政权往往又是和西方关系不良的国家。

夏义善:中国在经济发展中由于自身石油资源的相对短缺,必须参加世界石油资源的再分配,以获取发展所需要的石油资源,这是中国的发展权。

现在,世界石油资源基本被瓜分完毕,大部分由西方石油公司控制,中国能够进入取得份额油的都是西方开采过的、放弃的、一时没有顾及的边缘地方。中国只能与这些产油国进行合作。中国在与这些国家的合作中,并不是针对美国的,更不会挑动这些国家反对美国,相反会尽量避免与美国的冲突。

合作解决能源安全

《21世纪》:面对这样复杂的能源形势,中国今后是否会改变参加世界能源再分配的方式?

夏义善:中国与世界各国都应建立以合作为核心的新的国际能源安全观,以防止能源领域的恶性竞争。

《21世纪》:“新”的国际能源安全观与“旧”的比有什么不同?

夏义善:“旧”的国际能源安全观强调能源安全是零和游戏,每个国家都只保自己的能源安全,你安全了我就不安全了;而“新的国际能源安全观”则强调能源安全是各个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一个国家没有办法解决,解决国际能源安全问题一定要合作。

《21世纪》:作出这种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夏义善:经济全球化和地区经济一体化,使各国的经济融合在一起,互相依存,处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态势。任何一个国家石油供应得不到保证导致经济下滑,都会给别国经济带来损害。因此,合作是能源安全的基调。

《21世纪》:它的基本内涵是什么?

夏义善:新的国际能源安全观的基础是国际能源安全具有普遍性,是各个国家共同的安全,能源安全的解决不是一个国家的事,只有解决了世界的能源安全问题,本国的安全才有保障。

比如:为什么油价会高涨,因为这20年来,全球石油勘探、开发投入不足造成,有一些资金从石油勘探、开发领域进入了股市等其他资本市场。现在要增加全球的勘探、开发投入,美国,日本一个国家解决得了吗?

《21世纪》:你参与制定了新的能源安全观。主要包括的内容是什么?

夏义善:有几个方面的内容:在国际能源关系中,应提倡合作,避免恶性竞争、威胁和使用武力;合作应该是全方位的、多层次的。这种合作应该扩展到世界各个地区、能源的各个领域、不同的能源结构和品种;要提倡互利、双赢和多赢,不仅考虑本国的利益,而且要兼顾其他国家的利益;合作的内容和形式应该是灵活多样的,应涵盖技术、资金、人才、生产、运输、销售等各个方面,可以是联营、参股、并购,双边的或者多边的。

《21世纪》:具体来说吧。可能和产油大国的合作容易理解,那么和石油进口大国之间的合作怎么进行?中国企业在和印度等石油进口大国的企业竞购时,往往都是单干。外界指称可能买亏了。

夏义善:联营等合作方式就很好。它的好处在于可以降低风险,避免动静过大和引起“中国能源威胁论”,同时还可以互补优势,比如中国企业缺少深海勘探的技术,但可以通过与别的公司合作获取。

合作不仅仅是和产油大国,和美国、日本、印度这些石油消费大国合作也在进行。和美、日的合作主要在节能、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开发上。中国和印度刚刚在叙利亚联合投标了一个油气,另外,印度还提出通过中国境内铺设管道把俄罗斯的石油运输到印度的合作设想。

肇庆治白癜风
牡丹江牛皮癣治疗哪家好
西宁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