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归一有道第十五章怡春庄今晚还有一更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归一有道 第十五章 怡春庄(今晚还有一更)

自上次议事回来,府主与郭珍谈了之后,郭珍反倒没有责骂林尊,因为她无从开口。林尊天生金瞳,但由于是废脉之身,无法凝聚灵力,时常需要叶叔为其布阵,聚天地之灵力,蕴养双目。但引动天地灵气,极为显眼,树大招风,林府之中人多眼杂,为了不必要的麻烦,金瞳之事外界尚不得而知,乃实属保命之举。

犹记得那日,林尊神秘兮兮地与她说,“娘,我找到一处修炼金瞳而不被人发觉的地方。”

“哦?哪里?这楠城还有为娘不知道的地方”

“嘿嘿嘿...怡春庄...”

“人小鬼大,你小子想干什么?毛都没长齐就想给我添几个孙子?老娘我倒是不介意”

“额...娘你想太多了...选择怡春庄实则是掩人耳目,我观察了好久,怡春庄内往来人员复杂,往往逗留几天不得出,如此不会惹得旁人怀疑,否则我无故消失几天或在家中闭门不出,那些觊觎爹爹秘法之人促进投资平稳增长。今年前八个月定会心生疑虑,到时少2014年对老百姓而言最火的议题是什么?当然还是关于自己的“钱袋子”—不过不得安宁。”

“至于灵力波动,届时叶叔布阵,将其隔绝即可。”

当时郭珍以为林尊只是开开玩笑,没想到从大哥口中得知,林尊这孩子还真就这么做了,才颇感好笑。可是转念想想,林尊这番作为,定会惹人非议,心性成熟谨慎的他又怎会不知。

那夜守灵,面对爹其中爹无首尸身,小林尊如同一夜长大,没有了往日的活泼开朗,只剩寡言沉默,思考问题也成熟了许多,简直像个小大人,郭珍想着想着眼眶微红,眼角湿润,心中酸涩苦不堪。想着府主大哥以及其余几位兄弟对林尊的照顾,心中颇为感动,即使丈夫不在了,小胖子也能有五位叔伯疼爱

孩子本是废脉之身,无论怎么修炼肉身都不会强壮,更别提凝灵,好在上苍怜悯,赐予金瞳双目,练到极致,妖魔鬼怪无所遁形,目之所及,经脉清晰,穴位可见,配合寸劲点穴,亦可作为防身之法。想到这里,郭珍也颇感欣慰。

....

楠城环山而建,以扇之形,面朝东海。三条主街自三个码头贯穿楠城,汇于天湖山麓。

三条主街分别名唤:紫薇,武曲,廉贞

而怡春庄便是中间主街,武曲主街边上的一座大型青楼,里面依照女子等级,由高至低配有不同闺房,分别有一殿,三庭,五苑,十八坊,而闺房则是以当下女子名字命名。

楠城百姓口语相传的怡春花魁莫过于雪凌儿,怡春庄中最大的香闺,自然便是雪凌殿。

楠城中,见过雪凌儿真容的,不过双手之数。而见过之人,无不惊叹其面容清纯娇憨,如青莲般远观不可亵玩,也有的说,其杏眼迷醉,美艳得让人窒息。

茶余饭后,雪凌儿的真容一直是勾魂般的谈资。

想要跨入雪凌殿的门槛,无不非富则贵,亦或者权倾一野。

而当林尊这个十多岁的孩子第一次进入怡春庄,直呼要进雪凌殿的时候,在场宾客顿时沉默,随即哄然一笑。

“哈哈哈,小娃娃,哪里来回那里去,莫要笑掉我的大牙!”

“那里来的野娃子,雪凌儿的香名哪是你能乱叫的!”

“他奶奶个腿的,雪凌儿究竟是美艳一绝,连小娃娃都这般痴迷!”

....

当是时,鸨母龟公带着壮汉几人,气势汹汹,正要过来驱赶这个不知所谓的少年,而后林尊拿出厚厚一叠银票,鸨母龟公,脚步一顿,在场宾一时闭嘴不言。随即议声如沸,鸨母龟公笑脸相迎。

“不知这样,可否见凌儿一面?”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来人啊!给凌儿沐浴更衣!”

“莫着急,莫着急啊!哈哈哈哈...诸位看什么看,都散了吧,往后啊,凌儿你们就别想了!”

说着摇晃着金镶边的玉扇子,大摇大摆地往雪凌殿走去,一派含金公子作风,惹得周遭满是嫉妒眼色。

林尊心想,“如此“树大招风”倒也方便掩人耳目,就当我是个风流少年吧,哈哈哈...”

这便是林尊第一次来怡春庄的场景。

而如今,林尊已是常客。每每进庄,四海宾客无不毕恭毕敬,拱手作揖,尽言阿谀之辞。让众人十分好奇的一点是,这孩子的家人是怎么放他出来的呢,这小小年纪就如此荒淫无度,长大了还得了。

......

雪凌殿内,各处雕有凤鸟和鸣之图,紫纱萝缦,香炉生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芬芳花香,林尊不是第一次来了,信步入内,卧榻之上坐下。

少倾,两个少女依次入殿,二人娇小玲珑,名唤樱桃少女一身粉红抹胸褶裙,绣有红丝樱桃错落,雪梨少女身披缎织掐花对襟外裳,肩头处亦绣有黄丝雪梨,二女青丝皆绾起,樱桃环抱琵琶,雪梨手端筝鼓,二女看向林尊,魅波流转,双双对视一眼,抿嘴轻笑,徐徐走来。

这两个少女就是雪凌儿的贴身丫鬟,亦是丝竹同奏。

林尊对这丫头二人也算熟络,樱桃甜糯,雪梨清秀,但都惹人怜爱。只是林尊胖子年纪尚小,情窦未开,无顾儿女情愫。

接着,一个身着火红旗袍的成熟丰韵女人入殿前来,一扭一捏之间,白皙玉腿若隐若现。其杏眼含情,朱唇微启,魅语酥麻说道:

“小公子你又来了啊,凌儿正在沐浴,随后便来,公子稍坐片刻,樱桃雪梨两个丫鬟给您先伺候伺候,如何?”

“额,春巢妈妈,莫要取笑我。”林尊摸鼻尴尬。

“好好好,妈妈我知道啦!”春巢嗔笑说完,轻轻掩门离去,她知道林尊性情,刚才只是逗乐一下。

而后,一女子身着鹅黄垂地留仙裙,肩披薄纱,香肩若现,三千青丝如瀑,碎步轻移而进。此女便是雪凌儿,其肌肤白皙,青螺眉黛,精致小脸上一双美目秋水盈盈,眼波流转间,时而让人觉得纯情可爱,时而媚态似水,只是对目片刻就想拥她入怀,肆意爱怜。如此尤物放在平时,那些铜臭宾客早就按耐不住,可这林尊偏偏每次都无动于衷,与初次来庄的大肆张扬不同,闺房大门一关,他只听琴鼓笛萧之乐,与雪凌儿无丝毫肌肤之触,而且每次均是丝帐相隔,不见其人,只闻其声。

雪凌儿和贴身丫鬟都觉得很是奇怪,但这个小胖子拿出三千白银,让三女不准对外说出。三女更加疑惑,但也是通情达理,收人钱财,统统闭口不言,只是私下议论。

林尊和往常一样,微微一笑,示意三女开始。

雪凌儿在乐器上的造诣冠绝楠城,慕名宾客往往排上个把月方得机会蕴养耳目,但青楼之中有个不成文规矩,排队候等这种事,达官贵人之流的上等人除外,哪个银子够多,便使出浑身解数优先伺候。

林尊出手阔绰,便是属于上等人。

但是雪凌儿很是懊恼,那些屡试不爽的魅惑之术,在林尊身上统统无效,可又只能忍而不发,如此特别,内心如蚂蚁乱咬,也不顾二人年纪差别,每每琴笙丝乐无不尽情而为,寄情于曲。

此时,丝帐之中,却是另一番惊人景象!

林尊身边肉眼可见的白色灵气在盘旋飞舞,紧闭的双眼上,氤氲着淡淡的金色液纹,那是浓郁得液化了的灵气。

林尊盘腿而坐,自身三尺之内,百道银色符文缓缓转动。而林尊面前一尺距离,摆着一个古铜香炉,铜壁上刻有繁杂纹路,清晰可见分为两层。据叶叔叔说,上层是十天干,下层是十二地支。此炉名曰:乾坤纳灵炉。

乃是林尊所坐的聚灵阵阵眼。

此刻的林尊能感觉得到双目上暖意绵绵,心中默念金瞳洗髓诀,丝丝暖流自双目聚于眉心,在流向四肢百骸,再由四肢脉络回流至双目,此谓一个周天。

金瞳洗髓诀分三境十层,万观境,御念境,生死境,前两境三层,生死境四层,若修炼至生死境大成,双目凝神,可起死回生,可普天之下,无人修成,故而辨不得真伪。

运行一周天毕,已到四更,宾客喧嚣渐少,雪凌殿内,乐鸣依然不断,萧声丝丝入扣。

烛光摇曳中,林尊背后的影子有着浓郁的黑色雾气在不断缠绕,最终形成一个人影,发出嘶哑的声音:

“少爷,休息片刻吧,已四更天了。”

“无妨,时不我待,我感觉已经万观境大圆满了,再练一周天,说不定可以破境,到时候我就可以尝试下那个方法,叶叔你可要全力配合我!”

“这个当然!”

黑影退去,林尊示意胎纹中不可避免地要夹杂碎石子等异物乐声静毕。

林尊望着窗外东方肚白,微微一笑,口中喃语:

“不知星子修炼得如何,跟着欧阳伯伯,嘿嘿,少不了吃点苦头...”

话音刚落,万籁寂静的楠城街道,由远到近传来阵阵铁蹄之声,整齐划一。

很快,一队身着黑色战甲的骑兵,手握长矛,将怡春庄团团围住,鸨母春巢哪里见过这等阵势,顿时双腿酸软无力,惊心肉跳,舌头打卷。

“不知霸爷到来,怡春庄有失远迎,还请霸爷恕罪,春巢斗,斗胆一问,不知道霸爷这次过来,所,所谓,何事?”

骑兵黑甲上印有大大的“林”字,这便是林府将星,林霸旗下的黑甲军。

林霸坐在马上,玄蛇枪重重一跺,说道:

“怡春庄内是不是有一个未成年的小胖子?”

围观宾客议论纷纷。

“是冲雪凌殿内那少年来的?”

“对啊,看这阵仗有些不对啊?小胖子什么时候得罪了林家?”

“林侯府连这等小事也要管,真是闲的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咯!我叫上我家婆娘。”

“你傻啊,叫过来你有命回?这是怡春庄啊!”

“...当我没说,看戏看戏...”

贵阳医院男科
南昌哪医院治疗妇科好
呼和浩特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