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任泽平先行经济体结构调整成功在哪里公积金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12-04

任泽平:先行经济体结构调整成功在那里

子、精密仪器、机械等高端制造业。当第二次石油危机爆发时,对日本而言便成为重大机遇,日本产品在1980年代畅销世界,甚至占领了美国市场。

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面临日本在高端制造业领域的全面赶超,被迫选择结构调整。1979年第二次石油危机引发通胀飙升,美联储主席沃尔克采取了坚决控制通胀的货币紧缩政策,里根政府采取了以减税、放开管制和私有化为主的供给政策。年代美国成功升级到IT信息产业,并在1990年代以后继续引领世界经济。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韩国同时面临外部冲击和内部经济减速。韩国政府接受IMF建议,采取了紧缩性的货币政策和平衡性的财政政策,对四大部门进行了全面而彻底的结构改革,不仅克服了金融危机,而且完成了从新兴经济体向成熟发达经济体的转变。

2.失败案例

1985年广场协议之后,日本为了缓解日元升值的影响,采取了货币财政双宽松的政策,引发了严重的资产泡沫,企业投机行为盛行。最终泡沫在1990年代初破裂,日本在1990年代错过了全球信息化的增长浪潮,陷入失去的二十年。

1990年前后,韩国由于劳动力成本上升、出口增速放缓、制造业比重下降等因素,出现了经济减速迹象。但是,由于对增长阶段转换的必然性和增长动力转换的必要性认识不够,韩国政经各界拒绝减速,在1990年代初期试图通过举借外债刺激投资继续维持过去的高增长,政策出现重大失误。传统产业的过剩产能不能退出,金融被迫加杠杆,低效投资和传统增长模式不可持续,最终不得不以金融危机的方式终结。

结构调整时期的政策共性

对照国际经验可以发现,结构调整时期的政策组合具有一些共性,“政策包”的三大支柱是:以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和平衡性的财政政策为主的宏观政策,以放开管制和减税为主的供给政策,以金融安全和社会安全为主的托底政策。其中,中性货币创造环境,供给改革提升效率,安全保障稳定。

1. 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

增长阶段转换期面临的主要是结构性减速而不是周期性放缓,出路在于结构调整而不是需求刺激。货币政策的主要任务是为结构调整创造环境,而不简单是进行短期需求管理。货币政策应以稳定物价为首要目标,增强政策制定和执行的独立性,如果过多关注增长和就业,容易回到需求刺激的老路上。

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有利于抑制通胀和资产泡沫,降低社会综合成本,增强国家竞争力;有利于为企业压缩成本、提高管理水平、进行技术创新提供压力和动力,增强长期增长潜力。反之,宽松的货币政策会推高资产泡沫,由于进行创新的周期长、难度大、不确定性强,企业容易选择房地产投机。而资产泡沫本身并不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将造成资源错配,削弱国家竞争力和长期增长潜力。

2. 平衡性的财政政策

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需要平衡性的财政政策配合,防止转向投资刺激而延缓经济转型。由于转型方向和创新的不确定性,要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压缩经常性和投资性支出,对小微企业、企业创新投入、设备投资等实施减税,更多地让市场找出路。

3. 放开服务业准入

工业化后期,增长和就业越来越依靠服务业。需要大幅度提高服务业的生产率,而提高生产率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增强市场竞争。应大幅度放开能够快速提升全要素生产率的服务行业,重点是金融、通信、科研、交通运输、文化教育等。

4. 建立金融安全和社会安全

转型期不可避免的将出现失业和财政金融风险。需要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加强风险监管,实现市场自律。完善失业保险,减少改革的成本和阻力。

实施“政策包”的策略

结构调整时期,不仅要制定正确的政策,转型的进展还取决于执行情况。

1.要充分认识到增长阶段转换的规律性和必然性。在这一阶段,社会各界要经历政策摇摆、思想启蒙、统一认识、下定决心的渐变过程。

2.要有危机感,充分估计转型的阻力、风险、技术复杂度和长期性。增长阶段转换期,是政治、经济、社会系统的全面转型,避免危机倒逼式改革的最好办法是增强危机感。领导人要对形势有深刻认识,稳得住大局,注意把握转型的方向、顺序、重点和速度。要有一支技术性的专家队伍和执行机制。要加强舆论引导,凝聚广泛共识。

即使爆发危机也不可怕,关键是面对危机做什么,是进还是退。1997年金融危机之后,大多数东南亚经济体停滞在中等收入阶段,而韩国成功实现了结构升级和中速增长,2007年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之所以出现了增长路径的明显分化,是因为金融危机后,韩国进行了全面而彻底的结构改革,而马来西亚等国则选择了加强资本管制、放缓改革开放,失去了调整的良机。

3.结构改革要重新调整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与分工。不简单是政府放权,而是有收有放,根据完善市场经济需要,重新调整政府职能。在推动金融机构多元化、利率市场化、资本自由化的同时,加强金融监管和风险防范。在大幅简政放权、取消管制的同时,加强政府在维护市场公平竞争、保护知识产权、鼓励基础研究、加大民生投入等方面的职能,并以法治为基础。

4.结构改革要整体布局、重点突破,政策的执行要攻坚克难、实质推进。如果对照全斗焕、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政府的施政纲领,可以发现,韩国转型期间四届政府(年)的政策方针基本一致,即按照市场经济的方向进行改革,但实际的执行效果却反差明显。

如果说,危机前的改革呈局部性、被动式、偏政治化、上层精英主导、受利益集团影响、便宜行事、流于形式等特点的话,那么,危机后的改革则呈全局性、主动式、政治经济改革并行、全民共识、方向坚定、攻坚克难、实质推进等特点。

阿莫西林胶囊不能和什么药物合用
杭州哪家男科医院好
信阳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