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我是你眼角的一滴泪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4-08

琉璃笺之【掌中雪】————文/瀲愫画楼

前世,我是你眼角的一滴泪,总是未能流到腮边,便被无情的抹去。

今生,我是你掌中的一捧雪,即使会被灼热消融,亦甘心的无怨悔。

————————————————序。

一、雪落初芳

大雪纷纷,天地间皑皑一片。世界那么纯洁,仿佛一切如同初生一般。

“王爷,进屋吧,这外面儿甚冷,您身子骨本就不好,若是再沾染风寒,皇上怪罪下来,奴才可担不起啊。”一脸无奈的小乙子,对着自家身边这位看雪看的呆立的主子央求着。

“好啦,小乙子,再一会,就一小会。”王爷转头一笑,轻声道“你也知道,这可是我们凤颐国的第二次下雪呢,第一次,好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罢。”

祈王凤霖渊,乃是当今凤颐国皇上最疼爱的胞弟,年方廿十。

躬身捧起一捧雪,眼神专注的看着,像是在审视一件珍贵无比的瑰宝。

指间的冰凉,是雪在掌中渐渐地消融。

祈王爷的眼神里,满满的皆是心疼之色,就像是失去自己最爱的人一般,心里瞬间针扎般疼痛。

蓦地,一个淡淡的身影浮现脑海,如此熟悉的感觉,随着掌中的雪,渐隐渐没。

抬手抚上胸口,脸色在冬雪纯白的照映下,愈显苍白。

咳嗽两声,转身进了屋。

只是,他不知道是,在他转身的离开的地方,一个白衣甚雪的身影,温柔的看着他走进屋子,满眸的心疼。

满室的檀香缭绕,屋角的一盆雪竹,葱郁的煞是好看。

这是祈王爷最喜爱的一种盆栽。

坐在暖炉旁看书的祈王见小乙子匆忙的进来,便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王爷,皇上口谕,让您马上进宫一趟。”小乙子喘着粗气回禀道。

“嗯,好,更衣。”

凤颐国的冬天,因着下雪的缘故,竟然比往年冷了几分。

大雪依然纷纷扬扬,凤霖渊扯了扯脖子上绒绒的狐裘领,为多点暖意。

抬手接过一大片飘落的雪花,静静的看着,目光温柔。

他想着刚才去见皇兄的事,嘴角扯过一丝苦笑。

西穆国的小公主么?呵呵,要自己娶一个从未见过面且未知底细的女子为妻,实在是做不到。

想起自己拒绝时,皇兄那一瞬的呆滞,心里实在是难言。

其实,凤霖渊还有个最大的原因未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这事的荒谬,一个比西穆国小公主更虚幻的人,那个时常出现在脑海的身影,甚至连她是否存在都是未知数,可自己还是在潜意识里为了她而拒绝皇兄所提的婚事。

看着掌中那一片片的雪花,渐渐的因为自己掌心的灼热而消融,心里竟然悲戚万分。

他只是想亲手抚摸它,却不想带给它的竟是消殒。

眼泪在不觉中,悄然落下,合着被消融的雪水,一同跌进雪地。

凤霖渊的身影,缓缓离去,留下轻轻地咳嗽声。

只是,在他看不到的身后,那滴眼泪落入雪地的地方,一个白衣甚雪的身影,默默地凝视他离去的方向,眼神里,满是怜惜与柔情,她是看懂了他心里所想么?

二、雪遇初妆

“姑娘、姑娘,你醒了。”凤霖渊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人儿,见其醒来,高兴的神色溢满俊颜。

想到自己刚走到王府门口时,便看见这个女子躺在冰冷的雪地上,双眸紧闭,脸色被冻的苍白,嘴唇乌青。

突然一种心疼与怜惜袭上心头,便不假思索的抱起这个白衣女子,入了府内。

“姑娘,好些了吗?本王看你倒在府外,便把姑娘抱了进来,不敬之处,还请姑娘包涵。”凤霖渊歉声,续道:“本王已经让大夫诊治过了,说姑娘只是受了风寒,加上连日的劳累,才致昏倒的。”

“谢谢。”床上的女子,此刻的脸色已经红润了许多,听见说话,看了看凤霖渊,细声道谢着。

“无妨,本王已经叫厨房熬了粥,姑娘喝点吧,祛祛寒。”

喝完了粥,女子便起身,走到窗子前,看着窗外的雪花,缤纷摇曳,像在为这个冬天做最完美的演绎。

凤霖渊看着女子的身影,脑海瞬间浮现了另一个影子,竟然在慢慢的与之重叠,最后合二为一,是如此的契合。

心里一怔:好像,太像了。

他已经在刚才,问了这位女子,只是,她就像是失忆了一般,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凤霖渊无奈,便称呼她为“雪儿”,因为是在这个大雪纷飞的时候遇到她的。

女子笑着应允。

走到雪儿身边,一起看着窗外的雪花,突然感觉到心里是温暖的,是因为这个女子的出现么?

“雪儿也喜欢下雪么?”

“嗯嗯。好漂亮的雪花呢,一朵朵的飞舞着,就像是冬天的仙子,圣洁的不可方物,也会有一种想要触摸它的感觉,但是却又让人不忍亵渎。”

凤霖渊此时已经呆住了,他从未想过,这世间还有一个人能跟自己的想法如此契合。

雪儿看着自己身边呆滞的王爷,抿嘴一笑,刹那间的芳华,不倾城不倾国,却倾了凤霖渊的心。

凤颐国的这个冬天,大雪似乎不想过早的褪去,整整持续了一个月,却还是未见有停歇的迹象,依旧泫然的飞舞。

雪儿也在祈王府住了下来。

凤霖渊走进来,掸了掸身上的残雪,看到站在窗边的雪儿,嘴角轻轻上扬。

走过去,温柔的看着她。

“雪儿,冷么,别再窗边站得太久,若是寒气侵体就不好了。”

雪儿抬眸,莞尔一笑,:“渊,你回来啦,放心,雪儿会注意的,没事呢。”

“唉,为什么我让人给你备个暖炉你不要呢?那样不是更暖一些么。你看,你的手好冰凉。”凤霖渊握着雪儿的手,心疼的轻声埋怨着。

“嘻嘻,渊,你知道雪儿为何不要暖炉么,因为,你就是雪儿的暖炉啊,有了你,雪儿便不惧寒冷了。”

凤霖渊感动的看着雪儿,他觉得这是上天给他的恩赐,自己心里多年的身影,终于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他曾发誓,一定会珍惜这份恩赐,珍惜雪儿,一辈子不放开。

“呵呵,傻瓜。”说罢,便把雪儿轻拥入怀,感受着心里的幸福。

只是,他并没注意到,雪儿眼中隐藏的那抹无奈与凄哀。

三、雪覆满殇

温暖的日子,终有结束的一天,一切的美好,终会消散。

‘咳咳,咳咳咳、、、、、’

王府的寝宫内,一大群太医在小心翼翼的忙碌着。

祈王病重,皇上一怒之下,下旨,太医院所有的太医,必须全力救治,如若不然,提头来见。

是以,此时的太医们,个个皆是一脸凝重。

他们已经翻阅所有医书,使出毕生所学,竟还是无一人勘破祈王的病源,无法对症下药。

看着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祈王,想起皇上的旨意,每人脸上都布满了一层冷汗,身体的寒冷,不及心里的寒冷,他们知晓皇上的脾气,以及对祈王的疼爱,自家的脑袋怕是在脖子上呆不久了。

倚在门口的雪儿,双眸噙泪,看着床上的祈王,心如刀绞。

此般情况,全拜自己所赐,是自己的贪心,把渊害成了这样,若是自己早点离开,渊就不会病的这么严重。

明知自己的异常体寒,会带给渊不幸的后果。可是,自己却一次次的无法舍下,这份来之不易的温暖、幸福。

泪眼潸然,模糊了眼前的视线,心里有一道声音在重复:“一定要救渊,一定要救渊,只有你,能救活他,你还在等什么,快去救他啊。。。”

“可是这样,自己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再也见不到了。。”

“你不救他,那他就得死,而且马上就要死了。。”

心里的挣扎,令秀眉紧蹙,脸色痛苦到极致,显得越发苍白。

“各位大人们,小女子有一偏方,能治好王爷的病。”

这时,一道细小的声音,传了进来,这些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束手无策的群医们,就如同久行沙漠逢甘露,瞬间,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走进来的女子,眼神里,满是疑惑与期待。

雪儿看着这些眼睛,平静的道:“雪儿先前是为王爷所救,因为家乡遭雪崩覆没,无家可归,王爷便善心的留雪儿住下了。”

解了众人的疑虑,续道:“雪儿曾在家乡见过这种病,称其为‘雪殇’,因为,万物皆有灵,是以,雪的寒冷之精气,流入人的身体,入肌随血相融,一般来说,是查不到这种病源的,家父当时亦是在不经意间发现的,并费心研制了其药方为何。”

太医们听着这些,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但现下,他们已经没了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而且看雪儿说的一脸真诚,便姑且信了雪儿。

“雪儿姑娘,那请你把其药方告知我们,我们便好去配药。”之中一个老太医说道。

“对不起,雪儿曾答应过家父,此药方绝不泄露给任何人,雪儿就是死,也会保守此药方的,大人们,就让雪儿自己去配药吧,这样,若有事情,亦不会连累到诸位大人,若王爷能痊愈,那这便是诸位大人的功劳,雪儿绝不要半点功绩。”

雪儿的一番说辞,终于得到这些太医的首肯,于是,便转身出了门。

一柱香的时间,寝宫里的太医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纷纷叹道,怕是这个姑娘的办法也不行吧,,否则,为何这么久了还不回来。

就在众太医纷纷哀叹的时候,这时,进来一婢女,端着药碗,称,这便是雪儿姑娘熬制治‘雪殇’的药,要趁热给王爷服下。

众太医们个个紧张的盯着喝药的祈王,纷纷祈盼着此药的功效。

只是,在他们身后的门口,一个白衣甚雪的身影,巧笑倩兮的模样,脸上是一片释然、安心。还有,幸福。

她知道,祈王会马上醒来,而且,也会马上忘记自己,而自己,也会马上就消失掉。

因为,是她以自己的精魄为药,并且施了法,使祈王忘记自己,她不愿他醒来后饱尝失去自己的痛苦,同时,也对那个婢女施了法,同样不会有自己的任何记忆。

她宁愿他从未看到自己,从未有过自己的身影出现,那样便不会有痛苦,就会继续过他安静幸福的生活。

祈王的确醒了,太医们纷纷长吁了一口气,自家的脑袋,算是保住了。

只是,对于雪儿的事,都是一致默契的只字不提,似乎,从没出现过雪儿这个女子。

门口的白色身影已经消失,门外的大雪,不知何时,竟然停了,雪霁初阳。

四、雪慕情长

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渐渐消融的积雪,凤霖渊心里,似乎空了一块,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凤霖渊说不出来,他只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下一场雪的来临。

突然,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随即走出去,躬身捧起一捧雪,温柔的看着她在自己灼热的掌心中消融。

留下残余的雪水,被合起的手掌握紧。

似乎,那紧握的,是一种,幸福。

爱一场雪,陪着她消融。

期待,下一场雪的来临,恒久而温。。。

共 75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爱一场雪,陪着她消融。——欢迎投稿颐和籣庭文学社 【编辑 瀲愫画楼】

1 楼 文友: 201 -07-02 20: 1: 1 期待,下一场雪的来临,期待下一篇作品的来临。 本人有风趣无幽默,有才华不横溢,多才多艺而不专,有识无胆,有谋无勇,酷爱写诗但不精。善感而不多愁,是矛盾统一体。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8-05 2 :24:4 嘻嘻,谢谢亲~~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于波乳腺癌饮食建议和食疗菜谱立可安小檗碱片有几种规格

宝宝咳嗽能吃优卡丹吗
郑州白癜风好治吗
云南生物谷药业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