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仙壶农庄第617章迎刃而解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8-07

仙壶农庄 第617章 迎刃而解

事到如今李明也知道大事不妙,但他自然是很不甘心,在被带走时兀自表明身份:“我是厅长,省民政厅厅长!”

不过在场的人都知道李明的身份,也根本没人在乎这一点,所以他还是没警察带走了。

其实以李明的行为来说,最多也就是个行政拘留而已,在里面也不会吃什么苦头。但仅仅是李明被拘留这件事,已经足以在民政厅内引发一场震动了。堂堂副厅长被省公安厅的人直接带走,实在太让人浮想联翩了。

李明被带走没多久,民政厅的一二把手就匆匆赶到了。

两人连气都没喘匀,书记王伯行就迫不及待地问马强:“马大秘,这么急叫我们来究竟是什么事?”

马强也没向两人介绍张雨欣的身份,只是淡淡道:“这几位女士想要办个慈善基金,但在申请时却被民政厅的副厅长李明故意刁难。他向几位女士提出许多非份要求,正好被张省长听到了。省长对此极其震怒,要我请两位来,严肃处理此事!”

民政厅的厅长纪国庆环顾四周没看到李明,不由得问马强:“那……李副厅长他人呢?”

马强指着赵倩冷笑道:“他因为涉嫌非礼这位女士,已经被省公安厅的人带走了!”

听马强这么一说,王伯行和纪国庆全都倒抽一口冷气。两人都看出来了,这是要把李明一撸到底的节奏啊。

抱着尽量减小不利影响的想法,纪国庆试探着对马强道:“马大秘,我们对李明这位同志还是比较了解的,他平时就没什么架子,也喜欢开开玩笑,也许是这次有些玩笑开过头了。所以引起了什么误会吧?”

没想到这两人还打算保李明,旁边的张雨欣一言不发地从包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按下播放键后就往桌上一扔。

李明的声音立刻想了起来,他刚开始吹嘘自己时,王伯行和纪国庆还能保持淡定。不过到了李明开始骂他们俩个的时候,这两位的表情就开始变得精彩了。特别是李明大骂纪国庆就是个白痴,被下面几个副厅长玩弄于股掌之间时,纪国庆终于忍耐不住,皱着眉头低声道:“这个李明。真是太过分了!”

而李明的话越说越露骨,到后来已经完全成了**裸的挑逗,甚至明说愿意包养张雨欣她们。

听到李明这么放肆的言语,王伯行和纪国庆都没话好说了,两人阴沉着脸一言不发。暗骂李明**熏心,给整个民政厅抹黑。

萧平因为要送张国权上车,也没听到李明提出要包养张雨欣她们的这段话。此时听到了也不禁怒火中烧,暗自后悔刚才耳光打得太少。早知道这家伙如此放肆,就应该多给他点苦头吃吃才对。

“两位都听到了吧?”等录音放完,马强冷冷道:“幸亏这位张雨欣小姐事先有所准备,录下了李明说话的内容。你们到现在还认为他是在开玩笑?”

听到张雨欣这个名字,王伯行不由得悚然一惊。他知道张省长唯一的孩子就叫张雨欣,听说生意做得很不错,在香港都开了分公司。如果马强说的张雨欣和张省长的女儿是同一个人的话……

想到这里王伯行立刻惊出一身冷汗。忍不住在心中大骂李明不但是个混蛋,而且还是个糊涂虫。没弄清对方的来历就想入非非,害死自己也就罢了,就算连累到整个民政厅的领导层也不是没有可能。

难怪马强说张省长极其震怒。哪个父亲知道女儿遇到这种事会高兴的?此事王伯行已经可以肯定,那个优雅高贵的漂亮女子。就是张省长的宝贝儿女。

见纪国庆似乎还想帮李明说话,王伯行连忙向他使了个眼色,然后义正言辞地对马强道:“马大秘,我仔细考虑过了,李明的所作所为确实太过分了,已经不配再担任领导职务。我们现在就回去,开一个民政厅的党委会,商量如何处理这件事。我的意思是先免去李明同志党内外的一切职务,把他的问题提交省监察处或者纪委调查,我厅一定会尽力配合调查。”

见王伯行还算识趣,马强的表情也缓和下来道:“我今天只是以普通公民的身份向两位反应这件事,至于如何处理就不是我的事了,呵呵。”

“我们这就赶回去,召开党组会议。”王伯行也不含糊,立刻和纪国庆离开了。

“老王,你这是什么意思嘛!”两人走进电梯,纪国庆忍不住奇怪地问:“这事李明虽然有错,但也不至于送纪委吧?”

王伯行摇头道:“老纪,你的敏感性还是不够高啊。马大秘都说了,那个拿出录音笔的姑娘叫张雨欣,你就真的一点都没想起什么来?”

被王伯行这么一提醒,纪国庆才惊觉道:“你是说……”

“肯定是这样没错,否则张省长怎么会震怒?”王伯行摇头道:“早就听说李明在私生活上不检点,这次是他自找的,我们谁都救不了他,只能怨他自己了!”

说到这里两人都沉默了,一门心思地想着如何完全和李明这事撇清关系。

等王伯行和纪国庆走后,马强也打算离开了。他当然不是急着回家,而是要尽力把这事处理好,必须要让领导满意才行。

因为有李晚晴和赵倩在场,马强也不方便对萧平和张雨欣说什么,只是向两人点点头,然后就自顾自离开了。

“这事对我们来说就到此为止了。萧平笑眯眯地对其他人道:“晚晴,明天你再和赵倩去一趟民政厅,催他们尽快把慈善基金批下来。”

李晚晴顺从地点点头,只有赵倩忍不住小声问:“那个……我们刚刚揍了人家的副厅长耶,他们还能给我们批文?”

看着小心翼翼的赵倩,张雨欣忍不住笑道:“放心吧,明天你再陪晚晴去一次就行。今天已经很晚了,你们要是没定下来住在哪里,不如就去我那里住吧。”

“好啊好啊!”没等其他人回答,萧平已经抢先道:“我没地方住,真的!”

张雨欣横了萧平一眼道:“你自己去住酒店!我那里只对姑娘们开放!”

萧平悲痛道:“别啊,好歹我们也是一条战壕的战友,你好意思让我一个人住冷冰冰的酒店吗?”

张雨欣才不吃萧平这一套,面不改色道:“当然好意思,晚晴,赵倩,我们走!”

三个姑娘昂首挺胸的走了,只留下萧平在包厢里长吁短叹:“整件事我出力最大,又当说客又做打手,结果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对了,连饭钱都要我付,还要赔人家的包厢门,唉,男人命苦啊!”

深受打击的萧平当晚就住在文昌大酒店了。第二天他美美地睡了个懒觉,直到被铃吵醒。

打来的居然是张国权,本来还迷迷糊糊的萧平瞬间清醒过来,精神十足地大声道:“张叔叔早!”

“早什么啊,都快中午了。”张国权没好气地道:“听说你昨天打了李明?”

萧平连忙否认:“不是打,我只是见义勇为而已,阻止他对一个姑娘毛手毛脚而已,不信你可以去问警察同志,他们都有记录的!”

张国权知道萧平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故意打李明的,只是叹了口气道:“说到这个李明真是让人生气。我本来以为他只是生活作风不端正,没想到昨晚一审,问题居然还不少!我已经责令纪委严查此事,务必要给党和人民一个交代!”

听了张国权的话萧平也暗暗感到好笑,这李明既然能做出以职权要挟年轻姑娘这样的事来,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这种人没有别的问题才怪呢。昨天李明还说要包养张雨欣她们呢,只靠他的公司能行么?

不过这种话萧平可不能对张国权说,生怕会把老丈人给气坏了,所以他只是笑嘻嘻地道:“照这么说我还是反腐有功的,张叔叔,政府会不会给我送锦旗啊?锦旗上绣着‘反腐斗士’什么的,我也好挂在办公室里威风威风!”

被萧平这话逗乐了,张国权不禁笑骂道:“哪有随便打人的反腐斗士,我这是提醒你,以后做事不要冲动,别动不动就打人!”

知道张国权这是为自己好,萧平自然是一迭声地答应。不过他在这方面向来都是“虚心接受,屡教不改”,能听进去多少就不知道了。

其实张国权对此也很清楚,不过他既然已经把萧平当成自己人,遇到这种事总是要提醒一下。也就是萧平有这样的待遇,换成是别人的话,张国权才懒得多看对方一眼,更别说多次提醒萧平了。

张国权公务繁忙,很快就挂断了。萧平懒洋洋地起床盥洗一番,等离开酒店时都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了。

萧平刚刚走出文昌大酒店,就接到了李晚晴的。即便是在热闹的大街上,萧平都能听得出李晚晴欢呼雀跃的心情:“萧平,批文拿到了!”

(未完待续)

洛阳治疗白癜风医院
亮甲会把脚气治好吗
延安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