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代表我始终坚守人有人缘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9-17

荒原狼仰天长啸

灰色的长毛颤抖冷冷的秋风

步履沧桑双眼迷茫

泪流满眶

风穿过桦树的身子

惊起落叶无数

这是我的家吗

这是我的家吗

——《荒原狼的秋天》

我相信缘分。我始终坚守“人有人缘,文有文缘”的信条。可不,我和《岁月》有缘,缘起荒原狼的诗歌;我与荒原狼的诗歌有缘,那是因为我打小生活在柔情细腻的江南,对于北方诗歌文化里那种粗犷的豪情,怀有一种莫明的好感,一种自然的吸引。这可能就是南北地域文化的相互吸引之缘吧。我就是在阅读诗歌《荒原狼的秋天》时认识了荒原狼。随之了解了《岁月》,并被其吸引。从此,我便“安营扎寨”岁月一角,沉浮在“岁月坛”,真诚地编织我的岁月情缘,尽情地在岁月吸吮阅读营养,享受阅读快乐。(注:荒原狼实名曹立光,黑龙江诗人,《岁月》杂志论坛总版主。)

一、人生境界映衬诗歌的气质

在我的阅读视野里,荒原狼的诗源,基于他对生活的触觉和感悟;荒原狼的诗文,基于刚正、血性、呐喊、悲悯、坚忍、揭露、控拆、鞭笞的笔力和格调来贯穿诗歌的精神,具有那种忧患意识的诗歌精神;荒原狼的诗歌,质朴大方,具有一种原野里的粗犷豪放的诗歌特点,很少有那种似在梦境梦幻里的那种梦呓与缠绵。

在我看来,这样的诗歌凝聚了一个诗人超然于个人爱憎的大爱大感情,有很深的民族感情,甚至是人种的情感,诗人是用自己的人生境界来映衬诗歌的气质;这样的诗歌,对于现代人类的某种精神缺陷来说,无疑具有填补和丰润的调节作用。荒原狼在自己的人生境界上海图书馆馆长吴建中里,一展诗人的才气,拔高了诗意,浓郁了诗韵,展示“把前进的血称作太阳的皇冠”,内心“深藏的火焰”,外表“挺直脊骨迎风伸展双臂”,直面人生,追求“呼啸而过的牙齿/残缺了我冲锋的旗帜”的那种悲壮吭声,涌动“当失血的文字纷纷站起来说话时,紧握的拳头射出体外”的情感浪潮……这些无疑是诗人对实现的态度。

现实与诗歌的关系,或者说诗歌在现实体现里,不就是诗歌通过虚构的表达来传递对实现的看法吗?而“我想在走进墓地之前/要把心中的火焰说出”,无疑是诗人的诗情暴发,也就是说诗人的在场 的写照,诗人在呐喊,想要说出对世界的理解。

……

我曾中断过对现代诗的阅读。因为在那段时间内我对于现代诗很无奈,让我怎么也读不明白,常常遭遇无从理解的尴尬。太多自以为很拔高的诗人,尽搞些无聊的意象堆砌,好像对原本应是文字语言最精最美,文学王国里王者的诗歌蓄意过不去似的,把诗歌捣成一堆无意境,无诗韵,无品位,甚至连散文断句破句都不如的文字游戏中的文字垃圾。对于既不能为“精英”评述分析服务,也不能为大众所品读所需,与结巴叙述、疯子胡扯没有太大区别的“诗歌”,也只好选择躲而远之。可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了对诗歌的阅读。于是,我又开始寻觅诗歌,寻觅那种把诗歌语言看成一种开放的,有待完成的“事物”的诗歌;寻觅那种读之能令人心动和激昂的诗歌。荒原狼的诗歌便是其中之一。

阅读诗歌,诗句是否通透是我的最低线,因为诗句是否通透是诗歌鉴赏中的重要审美标准。至于诗文中的忧患意识,我个体认为倒不是写作技巧,而是人生中的一种境界,一种敢恨敢爱的大境界。有了这种境界,方可在平平常常的生活中有更多的机会捕捉到自己所要的诗歌素材。荒原狼是一个爱憎分明,敢爱敢恨,具有这种境界的诗人。

我在荒原狼的《大金王朝》系列组诗里读出了诗人的傲骨。“手扶窗棂,目光空蒙,这一切/似乎与你有关,又似乎无关/靖康已经过去五年/而你居然还在活着,趴在女人的 上/在自嘲中泰然自若在无为中寻求超脱。”看似抒情的诗句里,其实是在展示历史。“你不能用血使江山坚挺起来/你只能用血把江山埋掉/望着远去的黄昏,望着残阳/一步一步隐去光芒和背影/你在湿漉漉的枝头上捡回一声叹息/那是乌鸦写给大地的绝笔/那是水洼留给天空的家书。”诗歌里的这一声叹息,又恰恰是展现了诗人的境界,大境界。

二、语感和语境衬托出诗歌的朝气

语言是心迹的流露,是观察和表达频率的有机反映。荒原浪欣赏文风清新,发自内心真情实感的文字,厌烦忸怩的造作,尤其讨厌用文字刻意堆砌制造内容,所以他的诗歌语言十分讲究语境和诗性。也就是说,他注重的诗歌语言,是那种在一定心境下自然产生的,绝不是刻意杜撰的。所谓的语境,我们都知道那是指言语产生的环境,既包括了语言因素,也包括了非语言因素。然而,形成语境的因素很多很广,创作的时空,所处的场景,叙述的对象,甚至文与文的关联等等,凡是与语词使用有关的都是语境的因素。而语境概念的成立,首要品牌赛事荟萃前提是需要有事境衬垫,缺之不可。因为人的行动不只是语言,起码最先的行动不是语言,而是思维。是的,人的首先行动是人的思维行动,是事情与事件相交的一幅幅画面凝成的事境,使人很现实地处在由事境而成形的思维络里。然而,所有的事件里自然有人的灵魂因素,也就是说事件的本身就是承载了人的灵魂。所以说,语境其实就是呈现人的“灵魂状态”或“灵魂面目”的一个横截面。以我个人在写作中的实践而言,语境对于诗歌来说,确实比其它文体更为重要。因为诗歌语言更受叙说幅度与传达力度的局限。

任何一种文学创作都离不开语感和语境做铺垫,这是毫无疑问的。我的体会是诗歌语感与散文语感、或者小说语感存在很大差别的。诗歌语感往往是心理因素与想象因子的交织,自来视觉与心灵的对峙,或是触感与魂魄的碰撞,大多发生是在一瞬间,除了突发性还有很大的跳跃性,而且更需要丰富的想象力。

在诗歌大厦的建筑中,词语自然是诗歌质量的基础砖瓦,是诗歌躯体的神经末梢。我不是诗人,但以我在阅读诗歌的实践中发现,生活中受到震撼而产生诗歌冲动的概率很高,而且打动人心的诗歌几乎都在这样的冲动中产生。是的,在现实生活和日常工作中,“冲动”情绪并非好事,需要我们克服,但是对于诗人在诗歌创作中,“冲动”情绪是非常重要的。我在荒原狼的诗歌里感觉他的这种“冲动”给予他诗歌生命的朝气。我不知别人是怎么想的,而我在阅读诗歌时,总觉得“抒情”是诗歌里的危险游戏,并且是很难闯关的危险游戏。稍有不慎,要么得“肥胖症”,成了无聊的语言垃圾;要么得“煽情病”,令人感到矫情造作的堵心。所以,凡有经验的诗人,总是善于克制和收敛。荒原狼真是以自己——在一定的语境里产生语言,又在一定的语境里消失语言,这一似随意而又非随意的诗歌语言的特点,形成了他的诗歌气质——朝气。每首诗歌都像“第一次”那么鲜亮,因此,当诗歌给了他生活的朝气时,他又赋予诗歌生命的朝气。

记得英国诗人奥登说过,诗人之所以成为诗人的首要条件并不是思想也不是学问,而是对于语言的敏感。是的,尽管诗歌语言可以高昂,可以张扬,可是 ,可以冲动,甚至可以带有一种呐喊,但绝不能歇斯底里,我认为这是底线。阅读诗歌,我最大的欲望,也是最基本的要求,希望被读的诗歌能让我感到通透,而不是晦涩。我在阅读荒原狼的诗歌时,整个过程是愉快的,轻松的。因为在荒原狼的诗歌语言里,无论是用字或是用词,都是相应有意义的,绝不是空穴来风,更没有故弄玄虚。这无疑体现了荒原狼的诗学的学养和涵养。再之是荒原狼对中国历代相传的丰富多彩的诗歌风格和诗歌意境有较深的知解,无疑来自他厚实的学养的直感,使其对诗歌有种极其亲切和浅入深出的感悟,具有一种深入性情的诗人气质,具有一种学人之诗与诗人之诗的结合。我在荒原狼的诗歌里,读到了大量的朴素元素,品味到有一种安静的品质气节,使我在阅读中享受到提升心灵感应的质量。其中,不难看到他因警惕诗会变成非诗的危险,自觉地克制诗歌的传统“抒情”。

诗歌的语境应是在诗歌即将诞生前形成的。一个诗人,也就是一个自然人,面对自然社会,面对自然时空,面对人性的自然流露,面对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面对现实中的偶然和必然、真实与虚伪、伟大与渺小、盲目与理智等等……等等,无论是无奈的叹息,还是坚毅的铿锵,前提有某种精神支撑着,有综合的情绪做垫付。如果没有这样的前提,那么一个诗人的诗歌创作是没有意义的。

读过荒原狼的诗后,我更坚信我的这一观点,肯定了他的诗歌是有根缘的,而且深邃且又旷野。他有诗歌之根紧紧地系着他的诗缘,外有草原、铃兰、陨石、高山、湖泊、海滨等附表,内有他本性中具有的忧患意识。他在《草原深处》中咏叹道——“三只小狼口含阳光的乳汁/在溅香的草丛中翻滚/谁能解读一只成年狼的忧伤。”狼的忧伤,何尝不是人的忧伤?我不能说他的诗歌是叛逆的,但是可以肯定是真实的,是冷静的,是带有批判的。在“一匹荒原里徘徊的狼/用良心丈量苍茫大地的深邃”的诗句里除了充满苍凉,更含有一种孤独的气质。

歌德说过,恐惧和颤抖是人的至善。从通读荒原狼诗作中,不难感受到他在用诗歌本质的特征进行自觉地写作,敢于面对现实,直面人生。他面对人们在“掠夺式”创造物质文明同时对大自然的毁坏时,发出——“在辽阔的静寂中/一个孩子扶起草赢弱的身子”,“有思想的生命/注定会在迷惘中沉浮”,“从此岸到彼岸的距离/是我一颗硕大而忧愁的泪”等这样忧虑的诗句,道出千万人的心声,预言了时代意识观念的变化——“诗人不仅是美的代表者,他们同时也是,而且首先是真实的代表者!”

三、诗歌的无限与有限

诗歌是无限的,更是有限的。优秀的诗人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把握好这“两限”之间的关系。荒原狼很早就注意“如何通过整齐的结构让诗歌在形式上稳定下来”,并注重用实践来论证。他对于世界潜藏的危机的担忧,他笔下的意象是冷峻的,也是怪异和荒诞的。如“在夜的尽头,一条/金钱磊筑的道路被风掀开”,“变形的西瓜像破碎的老农的脸盘”等,看到通常的词语被解构了,而这样的解构如同一把治疗脓包的手术刀。外表的形变,正是内心对和谐的呼唤。破坏正是为了建造,这是荒原狼诗歌的另一气质——用特殊方式,建筑新的精神王国。现代诗歌常常以“变形世界”来表达内心的尴尬和恐慌,卡夫卡的甲虫就是最好的范例。

荒原狼在《坚持》一诗中体现了这样的变形——“黄金的文字在今夜被敲碎/扭曲的鲜血,涂遍/这异域的旅程”,“我戴着语言的镣铐/再一次在诗刀尖上独舞”,意象的特殊组合,整理出一种变形需要的结构,在力量上达到了提升。其中相对难把握的就是形变力度,如何把握好这个“度”,也就是诗歌的“核”力,使变形过程自然而不生硬。

海德格尔说:“我们时代的匮乏本质,就在于痛苦、爱情与死亡的本性没有显露。”是的,痛苦原本就是构成世界的本质之一。如果看不到痛苦,那么也难真正感受到爱与幸福。这在荒原狼《什么是黎明?什么是黄昏?》、《良心》、《流年的伤》、《独行的狼》等诗歌里都有呈现。“枪烟弥漫了黄昏”,“忍受变异粮食的侵袭”,“在人为的草地上/烧烤春天的羊和飞翔的鸽子”等沉重惨痛的诗句里,仿佛看到了一幕幕惨景重演。在《狗肉馆》前发生的“一只来自乡下的狗”,“接受刀的旅行”,“用血轻抚季节的冰凉”,展示了令人难以目睹的野蛮。

三、真实与现实

诗歌忌讳画面的平铺。但是,诗歌的画面又是不可少的,关键看诗人怎样处理。在荒原狼的诗歌里,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画面——“在汤旺河初春的堤岸上/拾柴老人在用隐忍/收拢一生最后的时光//那抬头望天低头食草的羊们/多么像小兴安岭眼眶深处/溢出的两道霞光。”作为诗歌,自然还可以再美妙些,关键是要看如何是处理其中的动态与和静态之间的关系。在这里,叙述老人的隐忍,无疑是表达了一种可贵和美好。而如何抓住诗歌细节,也是正一个成熟诗人常常关心的事体。如“草原深处,野花亮了/鹰穿过浮云/一群羊在品读青草/鞭子在空中绽开几朵响花”这样的细节抒发,令人感到很温暖。在荒原狼的诗歌里,我欣然荒原狼大气刚毅的笔调里,同时还善抓细小的情感和细腻的爱意,是一个敢大写能小叙,能扛得起大爱大恨,能挣脱小爱小恨的诗人。

我非常欣赏对他文学的简洁注解:“文学不是筐,凡是和语言文字有关的都可以往里面装。”是啊!不只是诗,任何一种文学创作,任何一种文字语言都具有的这种容纳真实生活的本质,具有百川归海的情怀。只不过任何事境一旦进入语言空间,已经不存在其必然真实的现实。文学作品里的真实,其实只是一个创作者对现实的一种态度,只是创作者在特定时空下的一种真实看法,而非是现实生活中的必然真实。因为,凡是通过用文字表达出来的实际和现实,其实已经有了相当大的间离,本身已经是一种虚构了。如何把虚与实之间的转化控制在恰到自己所需,这足见一个文学创作者的真本事。

共 609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雅品,一开始并不是很懂,只是以为和散文也差不了多少,基于好奇便打开了阅读。当看到开头的诗歌的时候,我便知道了这不会是一篇普通的文。荒原狼,一个非常不错的诗人,从作者的文中我就能够感受到了,他的诗歌,作者已经点评的非常到位了。诗人,我也爱写诗,我深知要想把现代诗歌写好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很多人都说我有诗人的气质,只是他们并不懂,真正的诗人气质并非单单体现在诗句中,而是诗人的一举一动,都带着诗人的气质,那才是真正的诗人气质,我距离这一步,还很远,我想荒原狼应该做到了。作者有一句话,说到我心里去了。诗人之所以成为诗人,只是因为对语言的敏感。是的,如果一个作者能够做到对语言敏感,对现实生活中任何事物都敏感,那么你也就可以去尝试写诗歌了,人心敏感若花朵,风过便凋零。现代诗歌并非是那么简单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诗人,或者说不是每个作者都可以成为诗人的。恐怕当世之中很难有像作者这样的智者,能够看懂这层深意。不过我要和作者说句不协调的话,我个人走的是朦胧派的路线,我追求的是诗歌的语感和诗歌的韵味,感觉对了就对了。其实,在如今的社会,能够读懂现代诗歌的能有多少,能够读懂朦胧诗歌的就少之又少了。所以我也承受过很多打击,但是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当然作者可以看作我是固步自封,井底之蛙,但是每个人都会自己的选择,自己的信念,不是吗?真正好的诗歌,并非就单单这几点,还需要很多因素,我固执地认为,诗歌的无限与有限,确实要把握好,真实与现实以及虚构的画面,必须要搞清楚,但是现代诗歌,还是不能缺乏朦胧美,忌散文味。有时候抛开这些,反而会得到好的诗歌,就像古诗所说的那样,格律之下,难有名句。你可以嘲笑我的无知,但我坚信不是规则可以阻碍诗歌。能够让人看了后产生快乐与幸福,看懂和学会一些事情的诗歌,难道就不是好诗歌了吗?我相信作者是懂诗的,不然不会有如此说到我心里的感悟。现代诗歌,在如今的社会,确实无法养活自己,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也许等到世界大一统的那天,现代诗歌才会焕发它应有的魅力吧,只是我们都已然不在了。祝福作者在现代诗歌中能够遇到知己,在诗歌的海洋中学到更多,交到更多的文友,也祝福荒原狼,这位伟大的诗人,把现代诗歌的魅力,展现在世人的面前,我只愿学习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感谢作者来稿流年,问安,期待你更多优秀的作品,。【:王江南】【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 2411】

1楼文友:201 -0 -2 19: 4:27 问安作者。 每个少年都前途无量。

2楼文友:201 -0 -24 14: 9:17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楼文友:201 -0 -24 22:11:01 坦白的说,我根本就不懂诗。

所以,也就更不知道这个叫荒原狼的诗人。

可是,看了这篇解读荒原狼诗歌的雅品,我忽然对这个叫荒原狼的诗人,心生一种无限的向往。

此篇雅品中,作者从四个方面,对诗人荒原狼的诗,做了精准细致且深刻客观的解析,让我虽然未曾见其诗,可只读此文,便觉有一股苍凉浑厚粗狂且豪迈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想,这便是这篇雅品的成功之处吧。

感谢峻毅老师为我们带来这样一篇精彩详尽的雅品,红叶问候峻毅老师,并顺祝老师创作愉快。 做一个简单的人,平和而执着,谦虚而无畏。



丰胸减肥
淮南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来宾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