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幼女也要征服世界第七章兄妹结婚是不对的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幼女也要征服世界 第七章 太恐怖了。”最让她揪心的是左脸刀伤兄妹结婚是不对的!

看着小女孩盯着老商人离去的背影沉默不语,旁边的帕蒂安问不由得通过科学的仪器和手段问道:“你看出了什么?”

伊妮德摇了摇头。

“所说……即所思,他好像完全没有在想别的事情。普通的商人都是这么……”伊妮德斟酌着合适的用词,“这么专注的吗?”

“那就说明他不是普通的商人……甚至不是商人。”帕蒂安看着远处队伍中,正在统计伤亡人数的妹妹,“先不管他的身份,根据他说的事情,我有一些猜想……”

“以后都是这样吗?”然而小女孩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帕蒂安有些莫名。

“居心叵测的谏言者,麻烦的封地贵族,还有这无端的袭击,即使已经选择了小路,还会发生这种事情……以后都是这样吗?”

“我还以为,你从选择离开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明白了。”帕蒂安叹了口气:“你说想要当个安静的旁观者,这并非不可能,但前提是,你必须得展现出自己的力量。”

他指着在周围,依旧将队伍围得严严实实的魔像军团说道:“事实已经证明,这些魔像在离开了艾莱广阔的原野后,似乎并不是那么好用。那么,你就必须亲自告诉他们,激怒一位大~法师的下场。”

“我毫不怀疑,这场袭击很有可能就是本地的领主所为,以往那些商队的‘失踪’,想必也是他的杰作,或许这就是那位伯爵大人放任这样一条小路存在的理由。”帕蒂安冷笑着:“这种事情一点也不难猜出来。”

伊妮德沉默了一阵。

“你似乎很希望我和他们,和那些封地贵族们争斗起来?”她说道。

帕蒂安噎住了。

“我会给这次袭击的幕后主使一点教训,不管他是谁。但选择立场的时候……不是现在。”小女孩平静地宣布了自己的最后决定。

那一天,站在紫丁香堡前的高台上,在千百人的见证下,她说了,她要出来看看。那个看看,不是旅游者欣赏风景的看,也不是想要来一场文日前艺青年的所谓净化心灵的旅程,而是真的想要观察一下,这个国家,到底处于怎样的一种状态。

伊妮德认为,只有搞清楚了这些以往不太关注的东西,才能知道,在如今的世界上,家族到底应该以一个怎样的姿态存在下去才是最为合适的。

虽然对两位兄长很是失望,但失望过后,生活还得继续。毕竟,她还有一位父亲,一位继母,和一位尚未出世的妹妹。

抛弃一切什么都不管?那未免太过孩子气了。且不说如今的魔法之路已经走到了一个瓶颈,家族的财富可是她研究魔法的物质基础。

“这里的领主,也是一个术士家族吗?”伊妮德向身边的金发青年咨询道。

不会因为自己的小心思而动怒,平静地把自己当做一个顾问般使用,这种切实的疏远让帕蒂安嘴角有些苦涩。

“是的,”他回答道,“大概一百多年前,米斯特郡便成了奥莱家族的封地。根据王国的情报,如今他们家族中大约有三位中阶施法者,正是奥莱伯爵本人和他的妹妹……兼妻子,以及一位远房的叔父。”

“妹妹兼妻子?好吧……”小女孩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金发青年看了看检查完毕,正向这里走来的妹妹,鼓起勇气再度说道:“伊妮,或许我现在已经没有资格这么叫你,选择特权礼包选项但我还是想说,术士家族,真的已经到了退场的时候了!想想你自己,你也是拥有兄长的人,你能想象自己与兄长结婚的样子吗?”

伊妮德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从几百年前的遮遮掩掩,到如今的堂而皇之,这样不伦的丑事让整个希雅为之蒙羞。”帕蒂安叹息道,“我承认,我爱我的妹妹,但我绝对没有与她结婚的想法,幸运的是,我们的家族也并没有强迫我们这么做。”

“所以,我恳请您!”这一次,他不再掩饰,坦率地向自己曾经的学生说出了请求:“用您的力量,帮我们结束这一切!”

他热切地注视着马车上的小女孩,期望能够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但他最终还是失望了。

“我说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小女孩面无表情的回答道,“你们能够雇佣到枪花那样的佣兵团,还拥有你这样年轻有为的施法者,我相信在王都那边,你们的力量也不弱,然而三年过去了,你们依然不敢对封地贵族动手,任由他们在自己的领地内为所欲为……”

“我……只想站在胜利者那一边。”说出了这样的话后,伊妮德突然觉得有些兴味索然。

帕蒂安惊愕地看着马车上的小女孩,甚至连妹妹走了过来都没有注意到。

终于,他如同醒悟过来一般,挥动着手臂,激动地说道:“不,你误会了,我想,你完全误会了。”

“误会了什么?”布拉蒂好奇的问道。

“误会了她自身的重要性……”帕蒂安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我亲爱的妹妹,就由你来告诉她吧——在如今的希雅王国里,高阶施法者到底有多少位。”

布拉蒂举起了自己的一只手掌,然后……摁下了大拇指。

伊妮德有些惊讶:“只有四位?包括我吗?”

“当然,”布拉蒂肯定地点了点头,“顺带一提,除了你之外,他们三人中最高级别的存在……是一位八环法师。”

“好弱……”小女孩不由地感叹道,却没注意到旁边兄妹俩怪异的眼神。

感慨了一会儿,小女孩再次确认道:“你的意思是,现在在希雅王国里,其实我已经可以横着走了?”

“横着走?”布拉蒂嗤地笑了出来:“这个说法有点意思。但是,是的,事实就是如此。所以现在,你可以想象,诺布尔家族出现了一位年仅五岁的九环施法者——当这个消息传遍全国时,他们会有怎样的反应吧。”

“怀疑?震惊?不可置信?好吧,我已经知道我有多么了不起了。”小女孩耸了耸肩——这个动作在兄妹两人看来显得特别的可爱,又问道:“那么,那些传奇法师呢,难道他们都对希雅不感兴趣么?”

兄妹俩互相望了一眼,无奈道:“或许就是如此吧,对于一位传奇法师来说,希雅确实……太小了。”

而且传奇施法者性情各异,未必每个人都会有兴趣统治一个国家……而管理国家,对他们来说更是一件麻烦事,就连南边的索菲恩,那位传奇的风暴主宰不也把国家的治理丢给了王室么,虽说……索菲恩的王室其实就是他的血脉。

这一刻,兄妹两人都意识到,一旦伊妮德进入传奇,未来的希雅或许就会是索菲恩的翻版。

于是,他们看着小女孩的目光中便带上了一种别样的情绪,那是生命短暂者对于长生不灭者的仰视,和向往。

可惜小女孩并没有给他们太多感慨的时间。

“那么现在,让我们讨论一下眼前的问题吧。”

---------------------------------------

ps:只要在我睡觉前写出来都算日更_:3ゝ∠_

...

西宁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
贵港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南昌前列腺炎治疗费用